醉乡民谣

出差回上海,航班延误,把《醉乡民谣》看了。没有激动人心,却略微有些值得思考。

一个混蛋,所谓的执着和追梦。没有人认可,也只有几个遭遇相似的人微不足道的支持。家人希望他像他父亲一样,当个底层劳动者。一直瞧不起他父亲的人生,他坚决而漠然地拒绝了。

孤独而执着的,靠搭车去寻梦。一路上受尽侮辱。他能一如既往的淡定,我很佩服,也能怀疑,现实中是否真的有人能够如此。灵魂倘若能如此不屈,那得经历多少不堪和摧残。

最终还是失败了,那是情理之中的。当他唱完一首新歌,制作人说,“我看不到这里面有赚钱的机会。”他依旧如此镇定,没有没有任何表情的表情下,是不是开始跌落,屈服和妥协了。他去办了工作证,用了身上仅剩的一些钱,看来是下定决心的。随后又去看了看他那在养老院的父亲,同样的面无表情,一直到听着他的儿子说完,离开。

当他回到一直奋斗的地方,拿他的水手证时,才发现上天又开了个玩笑,那些他觉得永远用不到的东西,已经找不到了。在告别的时候,曾经一起奋斗过的伙伴还在鼓励和期待,但他似乎去意已决,留下了吉他。即使他睡过的女人还在挽留,用出卖自己的方式。

他既然可以在朋友家里坚持自己的看法,不顾家人反对孤独的前行,为什么不再坚持了。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小事,都把他推向了一条路,这条路不是他本想走的,但是当他决定后,态度和唱歌的时候一样——自己选择的,毫无怨言。再看看他和两只猫的故事,被他弄丢的那只猫,在影片的最后找回了家,似乎是在暗示什么。

这是一部简单的片子,只是在讲述着故事。但让我觉得震撼的,是主人公的坚决,即使女人怀孕了,以前的女人骗他打掉了孩子却偷偷生下了,这些事情似乎并没有使他对生活的态度有所转变。但最终,我们看到了效果。我并不认为那是妥协,因为他对事情的态度,并没有改变。或者说,他只做他决定了的事,而一旦决定要做的事,必然义无反顾。

盘旋在脑海的,是那首“Hang Me, Oh Hang Me …”

——

就算人生是出悲剧,我们要有声有色地演这出悲剧,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; 就算人生是个梦,我们也要有滋有味地做这个梦,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——尼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