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的联想

某一时刻,不是选择死去,而是继续活下去,仅因为生命只有一次?放弃是否意味着没有丝毫退路?一个人对死的认识,是不是基于去探索生命意义的基础上?

那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如果没有,那活着和死有什么区别?如果有,那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够成意义?

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目标。去改变世界,或者维护世界和平,又或者为生活幸福,又或者安逸度日。追求或大或小,目标也有积极和消极之分。何以区分大小,何以定义积极和消极?这些想法,本身是不是欲望?假如是,那达成某个欲望所带来的益处越大,就越该被推崇吗?那我们对欲望的划分,岂不是为了满足之后的某个欲望?还是说,会对别人或自己造成伤害的目的,才归为邪恶的欲望。可很多事情带来的负面影响,通常又是是渐进而隐蔽的,且这类影响一般都具有更强的破坏力。

每个人基本都有自己期望的生活方式,这是否就是他活着的意义,或是不立刻去死的原因。

这种意义,真的能支撑一个人不断活下去?当走到人生尽头,自己所做的一切又是否真的有意义?即使改变了世界,即使世界因你而和平,即使一生过得幸福快乐,即使走遍天下,即使一辈子无忧无虑了,生命终会化为尘土,记忆也随之消失在时间的轨道上。

时间,是一个维度。世界某一时刻的画面,就是在这个维度的某个刻度上万物静止的状态,无数静态的画面,按一定顺序串联,变成世界现在的模式和规则。是否可以存在另一个顺序截然不同的世界,即画面衔接的顺序完全不同。

时间创造了无数生命,还将创造下去,是为了什么?为何最终又将其抛弃?像一个小孩丢弃腻了的玩具一样,还是像人与于己已不再有用的人绝交一般,或是像君王在肆意玩弄天下。

假如我不认可上面所说的生命的意义,那是否有其他未被挖掘的真理?假如我认为上面所说的生活目标,本身都是自私,是否存在完全的意义让我找到,以支撑我活下去?

《理想国》里说,正义的人生存的意义,可以是阻止不正义的人管理国家,让世人安居乐业而不至于生活在黑暗阴郁的笼罩下。而不正义的人的胡作非为,会让其自身也受到惩罚。那不正义的人的存在,也是具有意义的。仔细想想,似乎所谓的善恶、美丑都是通过比较而来的,那意义这样东西,是否也必须通过对比才能体现。

无论如何,即便有了这样那样的存在使得每一个的生命都具有了意义,时间终会让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,轻而易举地抹杀所有的努力、善良和勇气,就如同原谅一切德贪婪、丑陋和罪恶。那什么样的人,有什么区别?

你是一颗尘埃,也许别人看得见,但确实微不足道。

你有远大理想,希望惩恶扬善,但也只是一己的私欲和虚荣罢了。

你以为活得充实而富有意义,其实只是懦弱的借口。

——

不为世俗,不畏世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