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月游桂林小众攻略

此次桂林之旅接近尾声,明天中午的飞机回上海。刚刚订的机票,比之前贵多了。但不想为了省钱而再逗留,本不属于这里,本是一过客。

说说自己的经验和看法吧!

上海-桂林的机票560,桂林-上海的机票1470,因为订的仓促,此次出游太短了,几乎不用规划景点游玩顺序,没来之前又怕玩的不尽兴。

两江机场到桂林市的大巴很多,且方便、便宜、快捷,一人20,差不多半小时就到。如果要想直接到阳朔,目前据我所知只有两个时间点的大巴直达,分别是上午11点和下午1点。貌似是去年开通的直达巴士,有可能加了几班。能掐好时间的话确实方便,不然去桂林转车还挺麻烦,因为去桂林的大巴不到也不经过客运站。桂林去阳朔的大巴很多,票价25,路程差不多1个半小时左右。

记得阳朔的汽车站分南站和北站,去桂林、机场和杨堤的车都在北站,去兴坪的车在南站。

返程去桂林也很方便,直接去北站搭车即可。去机场的话,还是要算好时间,不仅自己出发时间,更重要的是飞机航班时间。

阳朔县城内有“公交车”,为什么加引号呢,因为那只是半敞蓬的小客车,大小类似旅游观光车,一共3排座位。车子很好认,通体黄色,应该是为了显眼吧。大概几分钟一班,看具体路况。车费一元,自己投币,不找零。如果你嫌麻烦,那就包车或者随便搭电动三轮或者摩的吧。县城也不大,走走也无妨。

我来玩的也不多。漓江漂流,对于想悠闲赏景的人是不错的选择,而沿着漓江徒步是爱折腾的人的好选择。但遇龙河竹筏仅仅是为了旅游而旅游的选择,旁边有些田园风光,但是一开始的新鲜感过后,几个小时都是如此这般的调调,就会觉得那几平米的竹筏是个圈套。至于十里画廊之类,纯粹是看个名字。

下面是我游玩的奇葩线路。

第一天下午到的,租了个自行车,从县城出发去位于十里画廊中间的工农桥。纠结了半天,还是决定走自己的路,沿着遇龙河畔的小路向上游进发。这也是我把自己一步步带向更艰难的路程的开始,如果在骑行到一半时,沿着指示牌回到阳朔,那可能也不错了。但在那个岔口遇到了一个筏工,说可以渡我过河,10块,且说骑车去遇龙桥只需半小时。此时大概是5点吧,而当我最终骑出泥泞的坑坑洼洼的小路,来到遇龙桥所在的那条公路时,已经7点。此时早已黑夜笼罩,也没有兴致再去遇龙桥了。当然本来此行的目的也不是看什么桥,而是沿河的农家风情。、最后显然也没心思欣赏了,但也不能说毫无所得。当时间紧迫,且情况艰难之时,考验也就来了。当天色渐渐暗下,路途中大多没有人影,甚至山脚下还有坟头,雨后坑坑洼洼的烂泥路。我只能按着地图把握方向,把握车头不至于翻车,然后遇见农家时问个路,最终我来到了平整的公路,那一刻虽然离阳朔还有10多公里的车程,可对我来说就像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般,虽然心里还算平静,但天完全黑下的情况之下,真不敢想象继续那种路程会是什么结果。公路分两段,前半段没有路灯,前进速度相当缓慢,对面耀眼的车灯,入骨的寒风,似乎都在教训我错误的选择。还好我包里带着手套,稍微有点安慰。过一个收费站的后半段相对容易些,而且有了路灯。到达县城前是一个大下坡,不用踩也是飞一般的速度,我一度以为链条掉了,你知道在那种情况下,总会过分的担心,虽然我对修自行车链子很在行,完全不用当回事。最后的那段,你可以把我想象为一个即将冲过终点的选手,那速度,那神情,那心情,终于。此时已过8点,饥寒交迫的我,直奔西街。吃了点小吃,喝了杯鲜椰奶,逛了圈西街,就回客栈了。抽筋的左腿似乎好了,可是大腿相当酸痛,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徒步,不停给自己按摩。

第二天一觉睡到9点多,期间摁掉4次闹铃,我的原则是休息不好,怎么玩都是扯淡。本以为天气阴沉,拉开窗帘一开,原来是因为窗口向西,我勒个去。赶紧收拾收拾出发,早饭,搭车去杨堤码头,开始10多公里的徒步,摆渡费都是要自己谈的。我三次摆渡分别花了60,20,10。最后一站的摆渡是比较正规的摆渡船,不是普通的竹筏。徒步的过程也是相当艰难,因为想更靠近漓江,所以选择的大多是江堤,或者曝露出的鹅卵石滩头。尤其是在鹅卵石上行走,相当艰难,最可惜的是,只能看脚下的路,而多少丢掉了欣赏沿途风景的本意。且自己心里还担心前日的状况再现,所以脚本不敢放慢。其实个人更多的是想体验长距离的徒步,山山水水似乎对我没有那么强烈的吸引。令我沉醉的是用坚强的意志和勇气,去征服脚下艰难的路,令我感动的是途中遇到的好心人和同行者。当我固执于沿着江滩走时,一声响亮的吼声止住了我,那人与我相隔很远,示意我往堤上走。我犹豫了下,看到他如此执意,我听从了他的意见,事后也证明是对的。他是个哑巴大叔,在江边卖苦力,我继续前行时不停说谢谢,并且鞠了一躬。他最后淡然而真诚的眼神让我感触很深,一个“残疾”而又有原则的人。我此生不会忘怀。

渡过冷水渡后,放弃了原来继续徒步的计划,选择了观光车。以来后段的景色一般,二来觉得没必要太折腾自己,毕竟这里风光多已领略。到兴坪的时候4点多,搭车回到阳朔大概5点多。由于对路比较熟了,就慢慢的步行回客栈,思考着。

其实,放慢脚步的感觉真的挺好的。

晚上去西街好好逛了一圈,确实没太多值得留恋的。音像店里放的,是有着浓浓丽江味的“一瞬间”,多少让人觉得乏味和技穷;闹腾的酒吧,传出了欢快的“那些花儿”,让人汗颜。当形式重于内在意义,就变得可笑,虚假,进而令人厌恶。回到客栈,订了回程的机票。去机场的方式是拼车,拜托旅行社的。

因个人不是很热衷吃,而且一个人要吃点什么容易浪费,所以在吃的方面没有什么可说的,自己一直很随便,只是看见满大街的招牌写着“啤酒鱼”。

可能称不上攻略,但应该是非常奇葩的玩法了。没有大吃大喝,没有漂流观光,住的经济实惠。要说心有不爽的,应该是机票有点贵。不过钱毕竟只是钱,大家都能有,经历却不然。此次玩的够朴素和艰苦,但也有收获,而且有了时间思考,又多了可供思考的素材。

越来越觉得,去哪里并不是最重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