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月游桂林 漓江徒步

今天凌晨1点半入睡,早上把闹钟摁了继续睡,直到9点多。昨天积累的疲劳几乎没有影响,看来身体休息的不错,拉开窗帘一开,太阳斜照在对面的房顶上,立刻振奋起来。天气不错!

早已得知今天的徒步任务不轻松,所以昨天骑行回来还是略有担心的。睡到9点多已是在休息和时间上做的选择。下楼吃了点皮蛋瘦肉粥,赶到汽车站出发去杨堤码头。到的时候11点多,艳阳高照,心情也舒畅极了。

花了60块摆渡到江对面,10多公里的徒步等待完成。杨堤到下一个摆渡码头——浪石村,一路都是田园风光。大片的橙子林,橘黄色的在阳光下反射出亮眼的光,嵌在一大片绿色中,煞是好看。还有大片的青菜花和萝卜花,花开得正艳,不知是因阴雨后的阳光而尽情绽放,还是为了给这个时间的游客留下别样的印象。我慢慢地有节奏的向前迈步,心神早已沉醉在阵阵的橙香和菜花香中。

在浪石村花了20块摆渡到对岸,就见到散养的几只羊,在河边悠闲地吃着草,晒着太阳。桂林少雨干燥的冬季让河床长期曝露在空气中,干枯的水藻稀稀拉拉地耷拉在鹅卵石滩上。经历了冬季的严寒,裸露的滩头显得素雅而安静,在晴朗的这一天,这一切感觉起来多么美好。即便鹅卵石的滩上很难行走,仍会让自己觉得前方有更美的风景等着自己。事实上,从浪石村对岸开始到冷水滩,确实是漓江最精华的一段,也是徒步路程中最漫长艰辛的一段。

我扶着江边的一棵枯树,望着江面上“噗噗噗”前行的竹筏,想象着他们能看到的不同角度的风景。匆匆而过的竹筏上一个独游女子向我大声喊了声“hi”,我挥了挥手表示回应。独行的人也许有不同的理由,但终有相似的信念。

时而踏着江堤,时而漫步在大片大片的鹅卵石滩上,时而行走在江边的山路,但目的地始终是前方,虽然我不知道她具体在哪,不知道还要多久,不知道还要经历什么样的路。饿了就啃几口面包,渴了就喝几口水,热了就把外套脱了。在一座桥上,架起三脚架,给自己留个纪念,虽说是一个人,但正因为是一个人。

由于启程有点晚,徒步的大多都先我而去了。路上遇到一位放羊的老奶奶说,上午徒步人多。刚刚那几只羊其实就是她的。但行至中途,遇上了一个同行者,在桂林读书的大三学生,于是结伴至共同的终点。一个人的自由行就是如此,孤独带来的不安,能让你更深刻地体会到任何细小的甚至原本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看到九马画山,知道第二段徒步要结束了,等待摆渡的时候,在码头边小憩片刻,看着筏工晒刚刷了漆的竹筏,安装新的座椅,调试着马达。此刻太阳已经斜下,照在江面上,泛起粼粼波光。

到对面后,是最后一段步行了。因事先得知,这一段经典乏善可陈,遂同意了那位同学搭乘观光车的建议。而且,鉴于昨天因自己固执的选择而吃到的苦果,也该学着在适当的时候选择恰当的路,而不是一意孤行,不知悔改。不得不说,走过一段漫长而艰难的路程之后,坐在车上懒懒地看着眼前的山山水水,看着落日余晖,呼吸着大自然的灵气,更有一种安静而满足的成就感。

最后到兴坪一起搭上了会阳朔的小巴士,疲劳侵袭下的我瞌睡了一会。到了阳朔县城,便各奔前程了。

今天,早早地结束了行程,两条腿挺酸的。不过明天应该就回上海了,带着略有疲劳的身体休息一下,带着心满意足回到大都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