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简趋繁的世界

形形色色的人和纷纷扰扰的事,把当今世界填充和装扮着。人们畅游其中,有人积极进取,也有人安于现状;有人修身养性洁身自好,也有人流连于灯红酒绿;有人乐善好施厚德载物,也有人心胸狭隘精于算计。

善恶、美丑、宽阔狭隘、攻击防御等等,生活中充斥着各种维度。作为个体,在其中只是一个点,需要一个位置。但法律、道德、欲望、情感等各种激发或限制我们行为的因素,动摇着我们的信念以致长期摇摆于不同位置。当我们对这种心灵上的折磨感到疲惫时,便有了遁世的念头。逃离纷繁复杂,简单真实就够了。

以前,甚至就在不久前也有类似的念头,但回头来看,这种想法的产生缘于人的自私、懦弱、退却和不负责。

在人类有别于地球上其他生物之初,人的生活习惯其实与普通动物并无太多区别,生存几乎是唯一的需求。因杂食属性,人对食物的收集开始分工,成年男子做一些类似狩猎捕鱼之类的工作,女人和小孩则采集果实。由于那时人的寿命所限,几乎没有所谓的老年人。那时的人类还没学会刀耕火种,常年忙于迁徙以免被饿死。

在学会耕种和养畜后,定居生活便在某些适合这类活动的地域形成。生活的各种需求开始变多,储藏食物、编制衣物、货物运输等等,群体的分工开始多样化和专业化。而后部落开始交流,人类的联系冲局部拓展到全世界。这次期间,为了保障劳作,为了维持城市和国家,为了管理各式人群,各种产业和体系逐渐成型。政治、军事、经融、艺术、文学、科技、法律等交错出现,势必也导致相关领域人才需求,人的职能的复杂化和细分化是在所难免的。

人类世界进化的过程也不可能是谁有意为之。因为在世界各地达到相互联通之前,各处零散的地域都是随着形势而做着迫不得已的前进。最终的殊途同归只能说明,这是历史前进过程中的必然。即使在期间有过一些异类和倒退,但日渐联通的人类网络所产生的各种交融和摩擦,顺势催生了各种新事物。不断有新问题,则世界必需产生新体系予以解决而趋于复杂。

当今复杂的社会,每个层面每个维度其实都是人类在历史各个时期的智慧产物,而在当时,也是迫于新产生的问题。比如自来水的产生,如果没有流行性疾病和其他污染,谁会没事找事耗费如此多的精力把水过滤消毒;如果没有煤矿,人类无法利用廉价的能源而只能用人力代替,冶金业无法发展,没有交通工具,没有工业革命带来的诸多便利。

我们生活相较以往,真实好太多了,却会被斥“太复杂”而逃避。

历史的进程中任何一个阶段都会出现新的矛盾,甚至灾难。人类社会经历了多次流行性疾病和大规模战争,整个世界为此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这些是历史发展过程中难以避免的。但每一次的经历都让人类从中吸取了教训,并且为了避免重蹈覆辙,而开始研究和发展新的技术或体系,以维持一种相对和平而平等的生活。我们应当看看历史积淀下来的财富,精美高雅的各种艺术、令人称赞的奇妙发明,天文地理、航海术和生物自然等各类知识是如何从无到有,被我们的先辈们发现、掌握并传授至今。这一切确实让世界各复杂了,却也更精彩,让人沉醉、赞叹。

历史推进至今,新的问题仍在浮现,大到世界性的问题,污染、能源、经济等等,小到个人的问题,生育、养老、婚姻等等。稍以认真的态度对待这类问题,就会觉得头大。假如人类至我们这一时代注定要结束,那毫无作为似乎也无可厚非。但从人类进化开始传承至今的历史使命,是不应该丢失的,而历史使命感不允许我们逃避。

无数事实都证明,人类是一个强大的物种,每一个人都是。懦弱只是暂时的,迎难而上才是一贯的作风,这是应当担起的责任。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存和更好地生存,不只为自己,还为后代,这便是人类最根本的需求,这才是应该追求的最简单。

追求简单的生活无可厚非,但这与日趋复杂的世界并无矛盾。任何戒条和约束在适度捆绑你的同时,也在保障你的生活。如果觉得生活难以变得自由简单,更应该反思让自己内心煎熬的真正原因。

——

用最好的态度,和命运相处。